請君入甕

前幾日受 KJ 熱情邀稿,要我寫些桌遊相關的文章。抓著頭,思來想去,不知道寫些什麼。上週末一夥親朋好友,包括 KJ,跑了場馬拉松桌遊派對,趁著餘韻中,寫點什麼。

這場桌遊派對從中午玩伴陸續到場開始到午夜人潮散去,中間 10 個小時。假如把時間換看電影,魔戒三部曲一套也差不多看完了。這麼長的時間,我們卻只玩了兩場策略遊戲。是的,兩場,不多不少。一場五月花號 (Key flower),一場神秘大地 (Terra Mystica)。當然中間休息時間跑去吃頓晚飯,不過一場策略類桌遊,往往是兩三個小時跑不掉,萬一玩家思考觸礁當機,更可能長達四小時。

距離上一次桌遊長跑,也頂多兩週的時間。大約每個月會兩場長賽,要是沈迷某遊戲時,更可以連開遊戲兩三天。你問我為什麼這麼瘋桌遊?迷人之處到底在哪?俗話說得好,腦子需要鍛鍊,就像劍需要磨練才會峰利。

富饒之城角色牌

說起桌遊,在台灣比較紅的桌遊種類就屬:派對遊戲(例如,說書人或富饒之城)以及陣營遊戲(例如,三國殺或風聲)。不論是哪一種,一場大約都可以控制在半小時內,除非你碰到很龜的玩家,那就一小時。對於一般人來說,都算是合理範圍之內。在這連網路遊戲都講求速刷的年代,要找到人沉著氣一起玩策略遊戲,實在是少之又少。每次結識「我也很喜歡玩桌遊」的新朋友,在看到我興奮地拿出「大盒子的桌遊」時,就望之卻步。「請問這一款要多久?」「這規則很複雜吧?」等等的問題,就一一冒出了。

我第一場桌遊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記得了。其實也不是一開頭就栽入這些「重度」的遊戲。正像是我接觸咖啡一樣,起初,三合一就可以打發,到後來越來越講究,一天非得來杯手沖不可。

回憶當年自己莫約是在讀碩士班時入這個坑,原因已不可考了。記得我的藥引子是「富饒之城」,這是一款透過猜對手角色來經營的遊戲,你要是越能準確預估對手的選擇,那你就越容易安排經營步調。幾場下來,這款「猜心」的遊戲,深深地開拓了我的思考視野。很宅的我,甚至開始晚上會往朋友家跑,就為了能與其他新朋友新開幾場遊戲。每次玩完,都會大聲質疑別人:「你怎麼會選這張角色?你的選擇不合邏輯啊!」。我嘗試著與認識的玩家,不認識的玩家,逐一溝通,了解他們為什麼這麼下決定。那應該是我早年第一次有意識感受到,我嘗試偷取人們思考的脈絡,也開始了解人們很容易、也很可能會採取不理性的選擇來復仇(笑)。

學會這款「富饒之城」後,我開始踏上了我十來年的桌遊傳教士旅途:開始學習怎麼解說遊戲,怎麼推銷遊戲給好朋友。在這段旅程中,我認識了不少好朋友,甚至也看到朋友的思考模式透過一場場的遊戲逐漸改變。我的毒癮,也就像我的咖啡癮一樣,越來越重,不得不每天來個一杯。